ofr8v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港綜世界大梟雄 萌俊-634 DCP王安淇死!閲讀-b7zgx

港綜世界大梟雄
小說推薦港綜世界大梟雄
总署。
二十层。
“叮!”
————
鸾凤还巢:锦绣嫡女倾天下
电梯抵达。
庄世楷走出电梯两步,突然抬起手,挡住身旁警员:“稍等会。”
“等王sir出来。”
“yes,sir。”曾向荣微微颔首,点头应命,带着一组警员静静站在两旁,他们和庄sir一起等待王sir的出现。
“哒哒哒。”走廊那头,一阵急促脚步声响起。
王安淇踩着皮鞋,带着一组政治部警员出现,沿着走道朝电梯方向走来。
“嗯?”
他看见电梯门口有人马等住,当即脚步一顿,目露惊吓。
旋即他深吸口气,调整心态,继续带人向前:“庄世楷高级助理处长!上环发生的悍匪劫车事件是不是你负责的行动?”
“请问到底是怎么回事!警方为什么会遭遇悍匪劫车,货车上装着什么货物?现场警队伤亡这么大……”
“你是不是又该负起责任!”
王安淇抬起右手,指向前方。
只见他步伐矫健,气势逼人,摆出一幅大义凛然的姿态,完全是上级在喝问下级!
没错!
他是上级。
可现在是庄sir来找他麻烦!
勒胡馬 赤軍
棋魂同人星光亮夜 原小闲
“上去。”当庄世楷冷笑着重新迈步时,曾向荣便悄悄打出一个手势,带着表情警惕的伙计们默默跟上。
庄世楷面对王安淇的质问,只是扯着衣领,出声话道:“没错!本次行动是由我组织,更将由我负责!而我现在便要拘捕幕后主谋!”
王安淇停下脚步:“那你不带人去做事。”
“带人上楼做什么?”
庄世楷止住脚步,站在十米外,和他相隔小半条走廊:“因为我要拘捕你!”
“咔嚓!”曾向荣上前一步,掏出一个掌上录音机,干净利落摁下播放键:“滋滋。”
一阵半秒的短暂噪音,录音机里播放出声音:“这批人马是我派的,马上出发,马上让他们出发。”
“我把事搞的越大越好,我要打压庄世楷……”
这是一段洗过的录音磁带,运用着一切剪切技巧,而且剪切技巧并不完美,很容易就会给技术人员识破。
因为这是技术部赶工赶出来的…
至于原带?
獸人之平淡的幸福 墨跡斑斑
王安淇和英资大老板的通话录音原带,便能够坐实王安淇一半罪名,搞掉王安淇的官帽,甚至判刑监禁。
可庄sir觉得远远不够…
这次事件中明显出现三批人马交战,不管最后的“第三者”是谁,庄sir都准备先把屎盆子扣在王sir头上,把罪名搞的越大好大,最好能弄死他!
他要DCP的位!更要王安淇死!
这些都是给一线奋战死去兄弟们的交代,也是给自己的交代。
庄sir搞出这份录音的目的则是立即封锁“王安淇”的行动。
因为其他人证、口供、物证都还在收集、或者运回总署当中。
好像王安淇订机票了?
现在不把他给拦下来,遛走怎么办?
搞份证据先临时用用喽,真正有力证据多的是,到时候再补嘛……
“你陷害我!”王安淇听到录音却抬起手指向庄世楷,瞪大眼睛,嘶声吼道:“你怎么会有我和!”
王安淇突然闭嘴不说,转而讲道:“我要见韩sir!就算我犯法也只有韩sir可以拘捕我!”
王sir已经面露恐惧,一边怒吼,一边向后退去。
他不管是语言、神态、乃至语气,无一都不透露着“畏惧”,“心虚”,“害怕”等情绪,甚至就连质问“合成录音带”的话都没讲出口。
因为他已经给庄sir无孔不入的情报网给惊住了!
更给庄sir脸上的杀意吓到!
傻仔!敢在总署内部打电话!就算私人的安全电话又点样?在你和庄sir作对的那一刻起,调查科便把窃听器安好了。事后若给发现,呵呵,还能用“举报调查”为由,完全合理合法。
这时曾向荣收起录音机塞进口袋,庄世楷直视着王安淇笑道:“八号风球!韩sir提前休班回家躲雨了!”
“我要先将你拘留。”
王安淇越退越后,忿声讲道:“你庄世楷做事的办法,我还不懂吗?我绝不能落在你手里,就算一分钟都不行!”
重生之影後再臨 姜鈺
“嘭!”他越说越激动,忽然抽出腰间的手枪,猛然甩向庄世楷开枪。
DCP总署开枪!
“他开枪了!”庄世楷目露精芒,望着眼前席卷而来的子弹,目光中惊喜胜过惊吓!
“咻!”一枚银色子弹冲出枪口,螺旋纹路刮起气浪,直接掠向目标头部。
不知是凑巧,还是昨晚练过,或者是怒值拉满的意外效果…总之,王sir这次甩枪射击非常准确,精准瞄中庄sir头颅,庄sir却瞳孔一缩,毫不给面的歪歪脑袋:“叮!”
子弹掠过庄sir耳边击中电梯大门,打出一个漆黑的小洞。
“唰唰唰!”王sir拔枪射击的那一刻,政治部警员及调查科警员齐齐抽枪瞄准,闪身躲避开枪。
“砰!”庄sir却在完成侧头躲弹的潇洒动作后,率先抽出配枪,精准命中王sir眉心。
只听一道巨大的枪声响起,正且战且退的王sir中枪倒地,摔倒在楼梯口安全门旁。
“砰砰砰!”
“砰砰砰!”随后政治部与调查科警员互相开枪,一阵短促而激烈的枪声响起,仅仅三四秒的时间过去,走廊上便躺下十几具尸体。
双方伙计都是抽枪便干,完全没有关掉保险,抽动弹匣等操作……可见双方都是做足准备,将要血战的人马。
枪声停熄,政治部警员西装带血,七歪八斜,中枪躺倒在长廊两侧,几名受伤的调查科警员则迅速给伙计拖走,最快带到紧急救护科处理。
庄世楷则在交火过程中“砰砰砰”,连连开枪,数度击倒多名还未开枪,举枪瞄他、或者瞄准伙计的政治部鬼佬。
最強謫仙 水精小海
“呼。”
庄世楷吁出口气,收起配枪,插进枪袋:“结束的比想象中更快。”
倒不是说整体事件上的结束,而是某些人扑街的速度很快,如果对方能稳一手,或许还能再活一段时间。
当然,双方都知道长短不会改变结果,于是王安淇才会非常酷烈的拔枪射击,试图以命换命,谋求阵前反杀。
而不管王安淇是否有脱罪的余地,当他率先开枪以后,一个开枪的动作便坐实罪名、死有余辜。
说到底。
他慌了。
哗啦啦!哗啦啦!
这时保安部、机动部队、军装组、数个部门,一大批人马涌上二十层。
反轉校園:極品男友很欠扁
“庄sir!庄sir!”卓景全、马军、袁浩云等各个部门组长、阿头来到面前,看见现场,表情都有些震撼。
总署枪响本身就是大事件!何况DCP躺在地上了?更有一大批政治部警员击毙!每一个部分都是大事件,组织起来便是震惊全港、影响政坛的超大事件。
虽然他清楚庄sir正在和DCP交手,但是DCP死的那么干脆,场面还是极具冲击力。
而且还有一群鬼佬陪葬!
要知道,DCP联合英资都敢对庄世楷发起挑衅,本身DCP的位置就足够高,对于中下层警员而言,也是一个很具实力的大佬。
他们甚至都不知怎么问庄sir……
庄sir却用手抚平西装褶皱,表情平静的回头朝他们说道:“DCP涉嫌危害公共安全,我前来缉捕审讯的时候遭遇开枪反抗,按照紧急条例当场击毙了。”
“现场处理一下。”
庄sir都这么开口说话了,他们小小警员又能说乜?
“yes,sir!”马军、袁浩云等人齐齐应命,马上开始收拾现场。
庄sir则扭头看向曾向荣:“巩固下证据,解除总署封锁。”
曾向荣点点头,最终犹豫着道:“要不要备条船?97没过,港岛还是鬼佬们的天下。”
“不用。”庄世楷拍拍他的肩膀道:“王安淇一死,港督只会妥协,不会动我。”
“这点我还是有把握的…你把报告写漂亮点就好。”庄世楷又说道。
“是!长官!”曾向荣低声应命。
“我先回去喝咖啡了。”庄世楷扯扯领带,离开现场,摁开电梯。
“叮!”他在电梯打开前还扣下梯门上的一发弹壳,用手揣进口袋里,面上露出微笑。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政治变局的大事件中,他已经养成留下些弹壳、子弹当作收藏的癖好了。
因为一枚平平无奇的子弹,将由历史赋予意义,成为改变世界的见证。
将来他要指着一枚枚子弹,弹壳,告诉孩子这些都是谁打出来的,又是打死谁的,改变了什么,拥有了什么……
“我是路过!单纯路过!”上环,某处车道转角。
陶成邦给两名警察扣上手铐,蛮横压在警车上,大声吼道:“你知道你撞谁的车吗!”
陶成邦却表情平静,波澜不惊:“他把车开那么快,前面又在枪战,我跑快点很正常…”
“你们不能因为我有案底就歧视我。”
“我要申请律师援助……”
另一边,陶成邦正找理由开脱,警员却把他推进警车,大声吼道:“没错!我们就是歧视你!”
“啪嗒!”车门关上,事件却还未结束,陶成邦根本不知曹楠等人已经覆灭,更不知上层局势风卷残云,无人能保住他了!
“叮叮叮。”庄世楷回到办公室里,刚刚吩咐完芽子泡杯热咖啡,便接到来自韩sir的电话。
“行动DCP庄世楷先生!恭喜!恭喜!”韩国理坐在一辆黑色轿车里,拿着卫星电话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