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w9z6精品言情小說 修仙遊戲滿級後 文笀-第四百八十五章 詭異巨石分享-ysa1o

修仙遊戲滿級後
小說推薦修仙遊戲滿級後修仙游戏满级后
腐烂、恶臭、潮湿、泥泞。
这是这片沼泽地给秦三月的第一感官。她与居心一前一后。
秦三月不确定这沼泽的气息有没有超出她理解范围的危害,所以刚踏足这里就用一些精怪附着在她们二人的身上,将气息隔绝在外。
走到一处草垛,她停下来,望着远方望去。沼泽地覆盖的范围还看不到尽头,更远处升起了薄薄的雾气,使得能见范围更小。不断有咕咚声从周围的沼泽里传来,散发出腐烂的恶臭。恶臭的气体在沼泽表面堆积出密密麻麻的细小气泡,看上去像是透明的鱼子层层叠叠挤在一起。
形状怪异,让她感到头皮发麻。
“我觉得,就我们两个行动,还是太托大了吧。”秦三月说,她抓着居心的手,防止她不小心踩空陷入沼泽里。“你也不会神通,我也不会……不管是面对原生危机,还是他人的袭击,似乎都……挺危险的。”
居心没有打马虎,想了想说:
“可是我们学府一行进来的学生,都没什么大本事的。最高的也就才是一个刚刚突破分神境界的。”她笑着问:“三月你虽然没修仙,但以你的本事,对付刚刚突破分神境界的人,不成问题吧。”
秦三月出关后,虽然还没有同人打斗过,但就凭着自己一路来收集的精怪,也能同分神境的人打斗了。这一点她还是比较清楚的。
“但是,人多好照应嘛。”
居心摇头:
“不然。一个队伍中,低于平均实力的人远多于高于平均实力的人时,其总体实力怎么都不会高的。与其说是人多好照应,不如说人多拖累多。”
她认真道:
“我很清楚我们学府一行人的水平,不止是打斗能力啊。在遇事的应对能力上,也并不是十分出彩。他们很擅长读书,也有擅长应对危机的,但更多的还是差了点。”
秦三月呼出口气:
“行吧,既然你都不担心,那我也没必要去担心了。”
居心笑道:
“只是你不要嫌弃我这个拖油瓶就是了。”
“怎么会。你在我身边,我更有安全感。”
“是嘛。”
她们不着急,也不过分小心。在沼泽地里穿行。
逐渐深入沼泽地的中心地带后,视野范围变得愈来愈狭窄。秦三月通过对气息种类和变化的感知判断前方的地貌分布与构成。中心地带的沼泽地违规常理,反而没那么平坦,多了不少小丘陵、洼地以及灌木丛,还有不少奇形怪状的巨石。
这些巨石很大,最小的都有普通的三层复式木楼那么大,大的几乎跟小宫殿差不多了。它们零零散散地分布在沼泽地中心地带的各处,时不时就能看到一个。
也不知道这么大的巨石是如何在沼泽地里一动不动,而没有下沉的。
秦三月试图去探究巨石底部,但下面气息太过驳杂了。能够理清楚,但需要时间。这地方给秦三月感觉很诡异,不想在这里多费时间去探究,更多的精力放在找离开的路上了。
居心分得清形势,没有跟秦三月玩闹。她也使上读书的认真,观察四周。
就这样,她们在散发着恶臭气味的沼泽地里不断前进。
渐渐地,薄雾已然变作浓雾,眼前超过一丈就几乎看不到了。
能够落脚的地方也越来越少,周围的沼泽坑里不断发出咕咚声,涌出恶臭气味来。
她们感觉周围越来越闷热,像是身处一个巨大的蒸笼里。居心最先受不住,脸上潮红一片,额头泛出细细密密的汗珠。
秦三月便召唤出水凝精怪来,抵御热气。
行至某一处,她忽然皱起眉停了下来。
居心紧张道:
“发现什么了吗?”
秦三月没有立马回答,而是向前走了两步。视野里出现一块巨大的石头,形状像是蜷缩起来的老人。
“你看看这块石头。”
居心看过去,第一眼还不觉得什么,接着她也皱起眉:
“好像……见过。”
秦三月点头:
“你都这么说了,那确实我们见过。”
“我想起来了,这是我们看到的第一块巨石!”
秦三月再次点头。
“为什么出现在了这里?”居心一下子想起志怪小说里的故事,“会不会是……鬼打墙?”
鬼打墙。秦三月知道意思是什么。常年与精怪做伴的她清楚,所谓的鬼打墙不过是简单精怪保护自己的方式,在高级精怪那里,是捕猎的办法,便是扰乱感官而已。
但她没在这周围感受到一个精怪!
一个都没有。
秦三月不觉得这是自己水平不够的原因。她记得老师也同她说过,没有任何一只精怪能够脱离她的感知范围,不管有多强。
她不太觉得是所谓的鬼打墙。当然,她也没有完全否定,毕竟这也是有可能的。
“或许不是。”
居心看着她问:
“那为什么……是我们绕圈了吗?”
这一路来。秦三月把自己走过的路线轨迹全部记录在脑海之中了。为了印证,她特地将这条轨迹再次感知一遍。然后发现,并没有。她们的路线有过转向,但总体上是一直向前的。
她摇了摇头:
“并不是。”
“有不有可能,真的有两块一模一样的石头?”
秦三月有些疑惑:
“真的会有完全一样的东西吗?”
居心想了想:
“自然而生的应该没有。但如果是人为创造的话,本事够大,或许有。”她说,“这里不就是后天生成的小世界吗?还有不少人曾经进来过,或许,这些石头是前人留下的。”
一听居心这么说,本来打算直接感知石头气息推演溯源的秦三月立马压下了想法。如果真的是这种可能,那随便推演溯源很可能重蹈覆辙,像青梅学府那次,就差点酿成危害。
她想了想说:
“这样,我们先向前走走,看看有没有其他变化。”
“好。”
这次,秦三月更加小心,召唤出很多精怪来,将她们防护在里面。一层又一层的精怪盾像是发光的气旋一样,而她们就在气旋中央,想要接近她们,必须得穿透气旋。
居心好奇地看着高速移动的精怪们:
“这就是你的能力啊。”
她记得上次在君安府,逃离白玉山时,三月就是召唤出很多奇形怪状的精怪来,组成一条精怪长龙逃离的。
现在看来,三月的本事更大了。
“嗯,说来还是借助外力。”
“哈哈,天下何人不是借助外力。修仙用的是天地灵气,读书的文房四宝也都是自然之物。”
“也是。”
“人大概就是这样的存在吧。擅长改造天地自然为自己所用,所以才比其他种族更加强大。”
秦三月不由得去想,如果有其他种族,也能做到这样,那人还会是人吗?
这个问题有些绕。她也只是灵光一闪便过。
她们继续前进。
大概走出三里。又一块巨石出现了。
她们立马在这块巨石上得到了惊悚的感受。
这第块巨石正是踏入沼泽地中心带后所见的第二块巨石。一模一样,丝毫不差,姿势都没变。
她们停止了步伐。
“难道,我们真的绕圈子了?”
秦三月很疑惑。她想,时不时自己把路线轨迹记录错了。在脑海中反反复复的回忆、对比、演算,但并没有找到错在哪里。
居心皱着眉头问:
“我们刚走过的这段路,是重复的吗?”
“并不是。”
“不是的话,就说明我们的确是在向前,只不过出现了跟之前一样的巨石。”
秦三月点头,看向前方。
她顿了顿说:
“会不会下一块巨石,跟之前见到的第三块一模一样。”
“可能性极大。但还是得看了才知道。”居心说,“哦对了,三月,你还记得之前的第一块巨石跟第二块之间的距离吗?”
秦三月经由提醒,立马在脑海里演算起来。
“是一样的!丝毫不差!”
“不仅长得一样,连距离也一样。”
“会不会……是个阵法?”
秦三月提到阵法。
“阵法啊……这个我就是一窍不通了。”
居心有些无奈。
除了读书外,秦三月主修的是御灵,次修的便是阵法。阵法上的水平虽然比不上御灵,但是在五年闭关时间里,还是精进了不少的,只是还没来得及实际操作过。
有了这个想法,秦三月立马将之前见过的所有巨石的排布图在脑海中绘制出来。然后,按照两石连线的方式,进行了多种区分,试图找到一个比较符合阵法构造的情况来。
巨石并不在一条直线上,而是分布得很没规律,但偏偏落在这条唯一能够踏足的路上。也没有阻碍前进道路,就只是干巴巴摆在路上。一时之间,秦三月找不到它们的存在意义。
也没有找到阵眼、阵旗。
或许,这根本不是一个阵法。
她摇了摇头:
“没有头绪。”
居心说:
“现在关键在于,我们是该退后,还是继续前进。”
“往前肯定是冒险的。但是退后的话……如果我们真的被卷入了危险之中,那么退后多半也不会很安全。”
“我跟你想法一样。”
秦三月呼出口气:
“平时里我做事都是以最稳妥的方式,退后是要比前进稳妥一些。但这次,我想冒险试试。”
“危险会有的。但解决危险的办法也是有的。”
秦三月看着居心,问: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真的要继续往前吗?”
居心很熟悉秦三月。她知道三月这时候问这个问题表明了不确定会遭遇什么,有些疑虑。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们一起面对,肯定没问题的。”居心神秘一笑,“虽然我没修过仙,但碰到危险,我也不真的毫无还手能力。”
秦三月点头,没有怀疑。居心好歹是大家族出身,又是青梅学府的天才学生,怎么可能只会读书。
“那就走吧!大不了一起死嘛。”
“瞎说!怎么会死!不吉利不吉利!”
秦三月傻傻一笑:
“我的错我的错。”
一夜情 小說
她们迎头而上,继续向前。
没有超出预料。前方的巨石分布完全复现了第一次见到这些巨石的分布。
形状、姿势、间隔,完全一样,丝毫不差。
一共十四块巨石,分布轨迹全长三十三里。
只是目前不确定,到底是十四块,还是二十八块。
如果是十四块,那就说明之前见过的巨石可能移动过,又出现在她们前进的路上。如果是二十八块,则说明之前的巨石没有移动,现在所见的只是一模一样的新的。
并没有遇到什么危险是最让她们纠结的。
因为这让整件事变得更加诡异了。
这些石头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到底要做什么?
危险越是不来,她们心里反而也是不安稳。因为始终没有见到离开沼泽的路。
沼泽的中心地带到底有多大,她们不知道这个。
一番合计下来,从踏进中心地带,到现在,走过了六十六里路。却连个出去的影子都见不到。
她们只得继续前进。
然而,刚走了没多远,再一次见到跟最初第一块巨石一模一样的巨石。
之后,第二块、第三块……第十四块……
全部再见了一遍。
依旧是形状一样,姿势一样,分布间隔一样。也依旧没有出现任何异常情况。
在之后的不断前进中,遭遇了同样的事。
那十四块巨石像是摆脱不掉的梦魇一样,挨个挨个出现在视野中。
那扭曲怪异的形状不断冲击着她们的意识。
蜷缩的老人、惊恐的瘦猫、哀嚎的残马、咆哮的狼人、扭曲的矮柳……
怪异的石头,似乎每一个都有着自己的故事。
在持续不断的精神冲击下,居心和秦三月光是看到它们,就立马能在脑中编造出一段吓人的故事来。只是,这些故事吓的只是自己。
那蜷缩的老人,会不会是遭受不孝子女毒打后,蜷缩在地面的样子?
那惊恐的瘦猫,会不会是某个坏小孩要用刀子割开它喉咙时,它的样子?
那哀嚎的残马,会不会是被无情的战争践踏后的样子?
……
每见到一块石头,她们脑海里就浮现出充斥着暴力、血腥、扭曲人性的故事来。
故事反复在脑中发酵酝酿,每见过一块石头,对应的故事就添入一份新的成分。而这样的成分,在沼泽恶臭味道、湿热气息、昏暗光线、浓重雾气的影响下,全都像是黑暗中,阴影下的污浊。
到了更后面,她们几乎感觉那些巨石要活过来了,指责她们为什么只是看着!
在两块巨石之间的路上,秦三月挣扎着从庞大的精神阴云中冲出来,大声说:
“该停下了!”
居心恍惚迷离的双眼陡然涌入色彩。她想起之前的事,立马浑身直冒冷汗,一阵后怕。
她咽了咽口水说:
“我们是不是着道了?”
秦三月嘴唇有些发白:
“虽然还不知道巨石具体是什么,但我已经清楚了,它们会一点一点侵蚀我们的意识,最终将我们逼疯!”
居心大喘一口气。她觉得如果三月刚才没有叫住自己,那自己多半会走向疯狂的结果。
秦三月继续说:
西天龙影
“我都感觉那些石头要活过来对我进行指责审判了。”
“我也是这种感觉。”
“我觉得如果再走下去,多半我们会陷入那些扭曲阴暗的故事里,成为恶毒的子女、残忍的小孩、无情的战争贩子……然后,被那些巨石宣判罪行,惩罚!”
居心额头的头发几乎要贴在肉上了。她出了很多汗,全是冷汗。
巨石宣泄出来的阴暗故事让她始终陷在惊悚之中,遭受着各种负面情绪、事情的冲击。
她问:
“关键是……如何破局?”
秦三月咬牙道:
“沼泽地的阴暗、恶臭、湿热与视野逼仄本身就让我们陷入道环境的不利之中了。如果再被怪异的巨石侵蚀,十有八九我们会交代在这里。我们不能走下去了,必须找另外的路!”
“原路返回吗?”
“不,原路返回还会继续看那些巨石。”
“或许我们可以不看。”
“不,巨石影响的精神意识,跟看不看没关系。”
“你打算怎么做?”
“我要静下心推演巨石的根源。”
“我能帮到你什么吗?”
秦三月有些纠结:
“你可能会受苦。”
居心摇头:
“没事。”
“石头本身的气息比较虚幻,没法直接下手,需要有象征性的东西。那些巨石给我们灌输的诡异故事就是象征,可以从故事入手直接推演。但我要全心推演,不能被影响,没法去体验那些故事。所以……”
秦三月不想说。她觉得这样做是以让居心遭罪为代价。说到这里,她就后悔自己把这个方法说出来了。
居心刚一听完,就点头:
“好!”
她完全相信秦三月,没有任何质疑与担忧。
这让秦三月压力很大。
“算了吧。”
“那还有别的方法吗?”
秦三月顿了顿。她想起自己小天地里的那支军队以及那个叫“白起”的家伙。
“有……”
“代价呢?”
听着秦三月的语气,居心没有问具体是什么方法,直接问代价。
代价……代价可能就是被外面那些大圣人们知道自己的秘密。
她陷入巨大的纠结之中。她完全不想让居心受到伤害。但又无法评估那“白起”现身会带来多大的后果。
居心同她朝夕相处那么久,一下子就感受到秦三月的纠结。
她走上前,同秦三月额头相贴:
“我居心可不是手无缚鸡之力。区区几个阴暗的故事而已,放心吧。”
“真的会受伤的。”
居心露齿笑着:
“都来武道碑了,不受点伤我都不好给自己交代。”
“可……”
“好你个秦三月,是不是太瞧不起我了!”
“没有。”
“那就快点来。拖得越久,对我们越没好处对吧。”
秦三月语气忽然变得很弱:
“姐姐……”
居心露出安心的笑容:
“没事的。我们一起努力。”
秦三月沉沉地呼吸几下,咬牙道:
“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受伤的,一定!一定!”
居心没有多想,笑着点头。
随后,她们在数百上千只精怪组成的屏障之中,开始了推演。
居心的意识被卷入一段又一段阴暗的故事之中。
她像是在上演着人间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