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e869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因爲怕痛所以全點防禦力了-第五百六十二章 龍雪暴走-dzzgk

因爲怕痛所以全點防禦力了
小說推薦因爲怕痛所以全點防禦力了因为怕痛所以全点防御力了
阶梯上的正是李小白。
为防止被人发现,李小白在收走夜明珠的刹那,就飞速下了阶梯,直接下到人数最多的第三层,蛰伏了起来。
看着在第七层内肆虐的龙雪,李小白微微一笑,是他赢了,在脱下人皮面具的刹那,对方,对方就不能再有机会抓住他了。
第六层台阶之上,几道身影缓缓站起,无视了龙雪带来的强大压力,相互对视一眼,皆是看见了彼此眼中的笑意。
“小师弟果然有一套,一开始的目标就是那颗夜明珠,着实不错。”
“爱拼才会赢,只是没想到,居然会进行的这么顺利,早知如此,胖子就该亲自上阵!”
刘金水有些愤愤不平,哪里会知晓自家小师弟一切进行的都是如此的顺利。
早知如此,他就应该直接登顶,然后取走夜明珠,岂不美哉?
说不得还能抱得美人归呢,这一波,他血亏。
“呵呵,六师弟,不是做师兄的埋汰你,你的造型,显然不适合入赘啊,而且,小师弟可比你机灵多了。”
昨夜 星辰 小說
杨晨羽扇轻摇,淡淡笑道。
第七层上。
龙雪身形爆闪,拖出一道道残影,疯狂的寻找着李小白的踪迹,但是她失望了,这顶层上,连一道人影都没有。
当其进入自己闺房之中时,更是整个都凌乱了。
此时的房间内空空如也,原本脏乱差的环境瞬间变得一尘不染,各种意义上的。
除了一套衣裙之外,其余的东西全都是不翼而飞,整个房间内空落落的,家徒四壁。
别说是自己那些宝物了,就算日常饮用的茶具,吃饭的碗筷,甚至是睡觉的床都是消失的无影无踪,很显然,是之前那生面孔的杰作。
此时此刻,她终于是知晓那修士为何会在她房间内墨迹许久了,感情是在搬家呢!
“别让我找到你!”
龙雪咬牙切齿,一想到自己那些造型羞耻的贴身衣物被男人拿走,就有些羞愤难当。
转身准备离去继续调查那修士的踪迹,眼角的余光却是在不经意间看见了角落处刻画的一行文字。
“仙子,清扫一番后,房间干净整洁了不少,不必言谢,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一瞬间,惊天的战意刺破穹顶,一层层恐怖的灵力波动席卷,横扫整片玲珑宝塔。
龙雪体表一层层湛蓝色鳞甲显化,双筒更是转变了为了幽暗的紫色,吞吐着诡异的光芒。
“好家伙,我龙雪,与你不共戴天!”
手腕翻转,取出数颗小型夜明珠照亮玲珑宝塔。
七层阶梯上,再度恢复了光明,看着此刻龙雪的造型,一众修士发自内心的胆寒,如果说茶会上的龙雪温婉柔情,那此时此刻的龙雪,则活脱脱是一尊海族女战神。
周身尖锐的鳞甲覆盖,非但没有掩盖容颜,反而将魔鬼般的娇躯衬托的淋漓尽致,勾勒出一抹惊心动魄的优美曲线。
周身散发出的铁血战意让其更是增添几分英姿飒爽,双瞳内不断迸射的眸光,吞吐着摄人心魄的寒芒。
“这才是真正的海族啊,强大,却不失优雅。”
不少修士喃喃自语,这股力量型的美感让他们看的有些痴迷。
龙雪身形一晃,狂风过境一般瞬间出现在了苏云冰一行人的身前,两只紫幽瞳死死的盯着几人,一字一句的问道:“方才,可有看到那修士的踪迹?”
大师姐苏云冰耸了耸肩,随意的一指下方道:“看见了,他往下跑了。”
二师姐叶无双:“我作证,他往下跑了!”
三师兄林隐:“嗯,往下跑了。”
四师兄杨晨:“一道黑影,刷一下,一晃就过去了。”
五师兄凌风:“是啊,吧唧一下,就很快。”
六师兄刘金水:“啪一下,就很快啊,我说停停,年轻人要将武德,可惜他听不进去。”
“多谢几位告知。”
龙雪面容上闪过一抹妖异,强悍的元神之力覆盖整座台阶,一步步的缓缓向下走,眼神在每一位修士的脸上扫过,试图找出方才那生面孔。
鳞甲与阶梯的撞击声敲打在每一位修士的心头,缓慢而有力,每一步都给人施加了无穷大的压力。
修士们紧张的直咽口水,生怕被处于暴怒状态下的龙雪给盯上。
东海美人鲛内装着的乃是东海先祖的遗骸,老祖宗的尸体被人偷走,任谁都会暴怒的。
这是对整个海族的大不敬,若是被找出来,恐怕会直接镇压在海底世界,永世不得翻身。
没有人敢吭声,这其中的利害关系他们不敢沾染丝毫,事关海族的颜面,别说是他们了,就算是他们身后的家族,也只有退避的份儿。
路过第五层时,司徒鬼雄的眼中闪过一丝狂喜之色,那无耻的大胆狂徒居然会动歪脑筋,打塔顶那颗夜明珠的主意,走了一步臭棋。
现在的龙雪,对其心中恐怕只有怨恨和愤怒了,只要好好把握,他还是有机会的!
“咳咳,龙姑娘,方才在下看见一道黑影向下窜去,想来是躲进人群之中了,我愿帮龙姑娘一同寻找!”
司徒鬼雄赶忙说道,大献殷勤。
只是龙雪却是没有心思与其虚与委蛇了,扭头看向了对方,两只幽暗深邃的瞳孔仿佛要将对方洞穿,声音冷漠的说道:
“不劳烦司徒公子废心,此人极度危险,公子还是先顾全自己的安危。”
“我……”
司徒鬼雄心头大骇,仅仅是四目相对,他居然有一种元神都在被灼烧的感觉,这小龙女的实力,居然如此恐怖?
此女彻底陷入了暴怒状态,他的马匹,拍到马腿上了。
感受着虚空中雄浑的元神之力,他不敢说话了,现在的龙雪六亲不认,若是触怒了其眉头,恐怕小命不保。
回想起此前所说要与其在擂台上相互切磋的言语,司徒鬼雄感觉脸皮一阵发烫,人家不过是初步展现元神之力,他就被压着跪地不起了,这种层次差距,还有和资格与其站在同一类太上?
恐怕人家压根就没把他当回事吧?
一切都是他在自作多情罢了!
第三层!
众修士瑟瑟发抖,龙雪带来的压迫感让他们有种随时都会被撕成碎片的强烈危机感。
咔嚓!
脚步声突然间停下了。
众人屏息凝神,大气都不敢喘,惊恐的瞪大了眼睛,不明白龙雪为何会停下,是要拿他们开刀吗?
就在心中胡思乱想之际,他们听见耳畔传来一道冷漠的声音。
“敢问李公子,方才去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