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hrhb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高齡巨星討論-第838章:唉,今天你就見到嘍!(四更,求全訂,求月票!)分享-8k27z

高齡巨星
小說推薦高齡巨星
挂断了文物局那面的电话,李世信还没来的及穿上衣服,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就又打了进来。
不过这一次可不是找茬上门的,而是《时尚芭莎》杂志主编,也是芭莎慈善夜的发起者苏茫。
这一届的芭莎慈善夜,可以说是相当成功了。
不说明星阵容强不强,也不说演出质量好不好,光说影响力一项,就足以成为自开办以来最强的一届了!
相比于以往几千万的筹款总数,这一届慈善夜下来五个多亿的善款,可是直接将慈善夜的社会影响力拔高了老大一截。
而之所以有这样的成就,李世信这个因素是决定性的。
最后的玛雅战士
不论是此前山寨事件引发的娱乐传播效果,还是昨晚一只价值四个亿的宋青花。
不夸张的说,这一届的芭莎慈善,老李才是真正的C位。
电话中,面对苏茫那面的客气和感激,李世信没什么想法。
——————
毕竟过来参加芭莎慈善夜,也是为了自己支棱。
至于把这个活动带火了……基操,完全只是基操啊哈昂昂昂。
不过很显然,苏茫可不这么想。
資訊超進化 那家的魚
“李老师,说多了显得我这个人不诚恳。这样好了,不知道您今晚上有没有时间。如果方便的话,咱们一起吃个饭吧。虽然荣省是您的老家,但毕竟这一次芭莎我是东道主,我请您!”
面对苏茫的邀请,李世信摸了摸下巴。
“小苏啊,是这样的。刚才我接到了文物局那面的电话,那面对我昨晚上把那件宋青花摔破了的事情,有一些想法。刚才他们打电话过来,说是要碰个头谈一谈。时间上确实是掰不开,你的心意我领了,以后要是有机会的话咱们再说,好吧?”
听到这个消息,电话那头的苏茫一愣。
婚寵軍 呂顏
“怎么,这件事情很麻烦?李老师这样,您现在在哪我直接过去。一会儿我陪着您一起跟文物局那面的同志接触一下,毕竟您昨晚的出发点也是为了多筹集一些善款。我呢,这边也有一些政府关系,看看能不能和来的领导同志搭上话,帮您缓和缓和。”
苏茫的真诚,倒是让李世信有了三分好感。
不过自己的事儿,他不太乐意让外人插手。便呵呵一笑,婉拒道:“倒也不尽然,小苏你不用这么紧张。文物局那面在电话里也只是说我作为公众人物,当众把那件宋青花摔碎了对他们日后的文物保护工作不利,为古玩的孤品收藏做了个坏示范,其他的倒是也没说什么。不用担心,我自己可以处理。”
李世信都这么说,苏茫倒也不太好说别的了。
对着电话略一沉默,才满含歉意地道:
“您瞧这事儿弄得,李老师,我这一时间还真不知道用什么方式谢谢您对我,对芭莎的支持了。我之前听同事说,您过来芭莎这边是寻求一个代言机会的,本来品牌方那面我们的关系都不错,代言这件事儿倒是能帮您联络联络。但是经过前天晚上的事儿,现在阿妈妮那面跟您梁子是结下了,顺带着昨晚的拍卖过后,那些个没怎么捐钱被网友们数落了一通的赞助商肯定也不能在这个时候考虑跟您扯上业务上的关系。为了筹款这档子事儿,倒是把您的业务给堵死了。哎……”
感受到电话那头传过来的无奈和焦急,李世信爽朗一笑。
之前他就听说过苏茫,素闻这位时尚圈奇女子,职场女强人的名号。
不过那个时候是只知道这个女人厉害,有手段。倒是没想到说话做人也颇有分寸。
过云
什么叫分寸?
就是你明知道她说的话可能有三分假,但是那七分真还是让你听着舒服。
这就叫分寸。
“小苏啊,我自己都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我啊,跟你说实话吧。以我现在在圈里的情况,搞个奢侈品代言也就是锦上添花的事儿。纯属这一段时间拍完了戏,但是新项目还没有计划临时起意。要是真有代言呢,对我事业发展肯定是好。可话说回来,就算没拿到代言,我这也不亏。就当是出来玩一玩交交朋友嘛!不管怎么说,能认识小苏你这样的朋友,这一趟证明我还是没白来,对吧?”
李世信这个人就是这个脾气,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
你踩我一脚指头,那不好意思,我得开压路机从你身上碾过去。
寂滅天槍 破網魚兒
就是这么性情。
就是这么记仇。
听到李世信这番心态,苏茫叹了口气。
“恨不能早认识李老师几年。刚才打电话过来,真的是感觉欠了李老师一个天大的人情,想急于还回去。但是和您聊了这么几句,我发现倒是自己浮躁了。得,那我就不着急了。李老师,这个是我的电话号码您存一下,以后咱们常来常往,您这个朋友我苏芒交定了!”
“得嘞。”
笑呵呵的应了一声,互道再见之后,李世信便挂断了电话。
芭莎慈善夜结束,李世信又没打算去跟那些媒体纠缠,其实留在荣州已经没有什么事情了。
但是这边接到文物局的联系还不能走,李世信只能洗漱一番之后,消消停停的窝在了酒店客房里,就这泡面打开了电视。
这一晃,就到了晚上。
六点多钟,就在李世信津津有味的将几年前轰动一时的大型魔幻电视连续剧《抗日奇侠》看完大结局,他的电话再一次响了起来。
看到那熟悉的号码,他马上接起。
得知国家文物局的两个领导已经按照自己给的地址到了酒店门口,他连忙穿好了衣服打开了酒店房门。
“你好李老师,我是国家文物局博物馆与社会文物司副司长,二级巡视员王瑞国,这位是我的同事考古研究中心副主任,古陶瓷文化研究院院长张建华。”
看着门口出示了证件证明身份的两个中年男人,李世信点了点头,与二人握手致意后将二人请进了屋子。
昨晚上摔碎的那个瓶子,因为太过珍贵,所以现场拍卖行的工作人员已经将碎片收集好送给了李世信。
陶瓷片这个东西倒是也有些价值,不过一般来说市面上只能磨成型,做成小件的饰品出售。
总体价值不大,李世信空间里面一大堆这个东西,也没怎么在意。直接用黑塑料袋包着,扔在了床下。
看到李世信用简陋的包装将那一堆瓷片盛着放在了面前,张建华心疼的是脸都扭曲了。
“可惜……着实是可惜啊。”
感受到身为古陶瓷文化专家的同事心疼,主导并负责这一次见面的王瑞国也是摇了摇头。
他深深的看了看李世信,道:“李老师,等飞机的时候我看了整整两个多小时网上的报道。我知道您昨晚上摔瓶子是想做孤品起价,但是作为文物保护部门,我还是得说。您这是败家啊!宋青花这个品类,不论是在国际上还是在我们国内,这还是第一次有这么完整的整件面世。从文化价值上说,它对于我们研究北宋时期的社会文化,宋代瓷器品类,以及青花瓷发展和制造工艺,都有着难以想象的作用。您这二话不说就毁了一个,从我个人角度,我真想大嘴巴子抡圆了给您一巴掌!”
看着面前坐在沙发上,一个痛心疾首就差把嘴唇要出血,一个强忍着怒气看模样真想揍自己的二人,李世信呵呵一笑。
“你笑什么笑啊……”
看着李世信不答话,反而坐在沙发上对着自己哂笑,捧着残片心疼的直抽抽的张建华被气得说话都带了哭腔。
“你看看这花色,你再看看这画工……难以想象完整品将是何等的美轮美奂!在外面他们都说你是大慈善家,可在我这看,你就是个罪人!多好的东西啊……”
眼见着自己要是再笑下去,极有可能被群殴,李世信收了笑容正襟危坐起来。
他可不想明天的新闻上出现类似“明星老汉酒店内被两大汉强行禁锢蹂躏”这样的头版头条。
轻轻的点了点沙发的扶手,看着面前两个怨气冲天的人,李世信嗨了一声。
“我要是告诉二位,这样的瓶子我还有一对,二位信么?”
“扯!这一看就是官窑,你以为宋代官窑的瓷制跟现在的玻璃厂似的呐!这东西一对的都已经很罕见了,全世界这么多青花,一样花色一样画工一样形制的,我从来就没见过超过俩的!”
“唉,今天你没准就见到了。”
说着,李世信直接从茶几下面,拽出了一纸壳箱子,放在了二人的面前。
看着箱子里的物件,张建华和王瑞国先是一愣。
随即……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