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2o2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幽萌之羽-第八百六十五章 被孤立的赫敏看書-iukz2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汤姆·里德尔的日记本,这是伏地魔的第一个魂器。
一九四二年,霍格沃茨五年级的汤姆了解到自己是萨拉查·斯莱特林的后裔,并发现了密室的存在。他成功找到了密室的入口,并用蛇佬腔将它开启。在那之后,里德尔命令密室里的蛇怪袭击了若干学校中麻瓜出身的学生,以此清除他眼中不配学习魔法的人。
最终,其中一个麻瓜出身的、名叫桃金娘·沃伦的拉文克劳女生被蛇怪杀害。
而汤姆·里德尔则利用这次谋杀,将自己的一片灵魂注入到日记本中,把它制成了自己的第一个魂器,并且把罪名嫁祸给了格兰芬多三年级学生鲁伯·海格。
直到上学期小矮星彼得在公审时,“不小心”说出了伏地魔的真名,才让这段历史得以被人重新审视,而鲁伯·海格也成为了第一个对抗伏地魔的英雄——理所当然的,随着尘封的真相逐渐被揭开,汤姆·里德尔成为了霍格沃茨历史上最可怕的学生。
驱鬼人
更让邓布利多欣慰的是,人们开始慢慢改变对于“伏地魔”这个名字的恐惧。
要知道,作为欧洲大陆上最常见的名字,这个世界上叫汤姆的人实在是太多了,甚至于在不少家庭中的宠物,譬如说猫、狗,通常也都喜欢用汤姆来命名。
诚然,人们对于“伏地魔”这个魔法名依然会有些惧怕。
但如果换成汤姆?汤姆·里德尔?
噢,那没事了。
而对于艾琳娜而言,或许全盛时期的伏地魔是一个值得谨慎
对待的危险家伙。
但区区一个学生时期的汤姆·里德尔,哪怕他是个级长,哪怕他曾经操纵过蛇怪,曾经谋杀了一个学生,曾经通过拙劣的嫁祸免去嫌疑……相比起艾琳娜去年的辉煌历史——
这算是什么臭鱼烂虾?!
“变形课的作业写完之后,还有天文课的作业……”
艾琳娜看了一眼汤姆·里德尔模仿她的字迹在羊皮纸上浸润出的作业,有些不满地拿着羽毛笔戳了戳那个停下来休息的日记本,冷酷无情地补充了一段话。
“这是第一次,我希望也是最后一次——每周的课程表我已经提供给你了,你是一个聪明的日记本,应该学会举一反三、查漏补缺,而不是如同巨怪一样,需要我每次提醒你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明白了吗?”
“好的,我这就——”
日记本沉默了片刻后,缓缓浮现出这样的字迹。
撕拉——
还没等汤姆·里德尔工整的字迹写完,艾琳娜眉毛忽然扬起,双手捏着日记本书页,毫不留情地撕开了一个巨大裂口,仅剩下最后一丝纸张连接在一起没有断开。
在此前一周的相关实验中,她最开始检测的就是这本魔法日记本的物理性质。
哪怕伏地魔在这本笔记本上附着了防护魔法,但终归还是极为有限,除了“强吸收”的纸张特效外,在韧性、延展性方面充其量也就勉强达到皮革的强度。
换句话来说,别说是刀具的大力切割,就算是用力些的撕扯都会造成纸张破损。
唯一有些独特的,可能就是哪怕完全分离、撕毁成碎片,但只要把残骸放在一起夹在日记本中央,不到一个晚上的时候,汤姆·里德尔的残魂就会把它重新修复完毕。
“?”
艾琳娜提起笔,在日记本上画下了一个问号。
下一刻,汤姆·里德尔立刻在仅剩不多的空白处书写出回答。
“好的,主人!我这就补上,主人!”
他的笔迹变得凌乱潦草,就好像恨不得在一瞬间把所有内容写出来——那困在日记本中的五年级小巫师灵魂碎片心中清楚,一旦惹怒了那名魔女,什么可怕的事都有可能发生。
“没有下一次了,汤姆,你是个聪明人。”
艾琳娜嘴角微微扬起,松开手中那摇摇欲坠的书页,在空白处上写道。
不得不承认,多洛雷斯·乌姆里奇的服从教育相当有效,结合些许PUA的小技巧,哪怕是日记本中的汤姆·里德尔也没能坚持太久,不到一周时间就彻底放弃了抵抗。
又或者说,她或许太过于高估了日记本中的那片残魂的韧性。
毕竟不管怎么说,五年级的汤姆·里德尔也就是个稍微有些心机的小男生——论战斗力他甚至会被尚未成年的八眼巨蛛撞倒,打不过纯物理加点的海格;论个人心性和追求,他不过是一个刚掌握了密室开启方式,希望能在霍格沃茨过暑假的问题孤儿。
自从在一众可怕的魔王级巫师逼迫下签署了魔法契约后,汤姆差不多就认命了。
事实上,相比起作为实验材料辅助尼可·勒梅那个魔鬼进行试验,专心认真地帮那名小魔女完成霍格沃茨的作业显然要好多了——至少,在这个时候,他还算半个人。
艾琳娜瞪着面前正在逐渐浮现出文字的羊皮纸,愣了几秒之后,无奈地耸了耸肩。
虽然说在最开始的时候,欺负伏地魔残魂可以给她很多欢乐,但随着时间推移,这种蹂躏小号的行为所能获得的乐趣越来越少,尤其是当对方怂得比她写字更快时。
房医
“你先写着吧,草药课、魔法史的也记得一起……”
她从书包中拿出一摞羊皮纸,依次塞进日记本的书页缝隙之中。
按理说,汤姆·里德尔日记本的书写功能仅限于本身,但是倘若在它的页面上方覆盖一层羊皮纸的话,倒也可以让文字出现在那上边——唯一的问题在于,作为书写者的汤姆·里德尔必须格外认真和小心,在书写时必须用镜像的倒体字书写,而非正常的写法。
霍格沃茨的教授们可不是傻子,破绽太过于明显的话,那就得抄句子了。
无论在霍格沃茨的地位如何特殊,但艾琳娜终究还是一名学生,公然不交作业这还是太过于嚣张了,哪怕是邓布利多和格林德沃们,在这一点上多半都不会纵容她。
血狼戰魂 風吹雨不聽
白天耽搁了太长时间,如果不想点办法,她这个周末大概率就得在写作业中度过了。
艾琳娜扫了一眼那本合上的、自动码字中的日记本,把它一把塞进了书包。
“小的们,我解放了——来来来,我来教你们一个全新的游戏。”
“你作业写完了?这么快!”
赫敏放下书,转过头看了眼正在活动手腕的艾琳娜,惊讶地问道。
“嗯,白天我抽空稍微写了一点,还好……”
艾琳娜面部红心不跳地随口解释道,反正写一个字母也是写。
万域封神
这就好比但凡是创建了一个“新建 Microsoft Word 文档”也能叫做码字一样,在魔法世界之中,写下题目让作业本学会自己做作业,这不也是很合理的事情么?
“她们几个呢,还没有下完棋么?战况如何了……”
艾琳娜揉了揉手腕,作出一副手腕酸痛的模样,飞快的转移着话题。
“不知道,反正也没什么好看的——”
赫敏微微侧过身子,朝着房间另一角的位置点了点下巴。
天縱流星,穿越成妃 風離煙
超神学院里的异乡人 土爪
在距离她不远处的角落,还有一团模糊的光幕,就仿佛是打了马赛克的光屏风,除了三个影影绰绰的人影,以及偶尔几句女孩子们的交谈声之外,什么也看不清。
赫敏鼓起脸颊,有些不高兴地小声嘀咕了一句。
冰之融情
“诺,那几个臭棋篓子为了什么公平起见,联手把我赶出来了——”
光幕中,卢娜和丹妮洛娃皱着眉头,认真思索着眼前的棋盘,汉娜则在一旁充当裁判。
为了不打搅到艾琳娜写作业、以及避免某个多嘴的计算姬小姐,卢娜索性使用她还不算太熟练的“二元倒回架构改造魔法”创造出了一片小空间,充当临时她们的棋室。
相比起吵闹、喧哗的格兰芬多学院,赫敏最近更喜欢待在艾琳娜这边,尤其是周末。
且不说,汉娜和艾琳娜两人的房间是双人宿舍,相对比较安静、舒适。
更重要的是,这里不仅离霍格沃茨厨房、礼堂近,有着单独的书桌、书架和更衣室,而且艾琳娜她们这边的宿舍还配备有独立的级长级豪华盥洗室。
“噢,这么说起来,她们现在也不知道我们在说什么、做什么了?”
艾琳娜打量着卢娜设置的幻象结界,若有所思地点着头——这个魔法的难点,在最开始的阶段主要在于想象力,毕竟声光这些概念对于她们而言还是太抽象了。
凰尊天下 琉璃苣
而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卢娜·洛夫古德在这方面的天赋远远超出了她的预期。
当然,此时并不是最重要的事情……
艾琳娜看了一眼孤零零坐在卧室的大床上,看着课本的赫敏,不由得重重皱起眉头。
“差不多……等等,你想要干什么?!”
“格兰杰小姐,您应该记得之前在魔药课堂威胁我时,我说过什么吧……”
艾琳娜随手解开碍事的长袍丢在地毯上,眼里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她可是相当记仇的黑魔王,哪怕最后赫敏与她同流合污,在魔药课堂上公然摸鱼,而斯拉格霍恩教授也成为了她的工具人之一,这也无法抹去这位小海狸的小叛徒行为。
从大唐双龙传开始
“你这是在报复,对吧,臭棋篓子——”
赫敏平静地看了眼艾琳娜,合上课本,没有半点畏惧的表情。
“在魔药课上你什么都没有说,你真正表达不满的时候,反而是后来我不允许你的第十五次悔棋、并且戳穿你打算乱动棋子作弊后,恼羞成怒之下放出的狠话。”
“……没有!我怎么可能因为这个事情耿耿于怀!”
艾琳娜干笑一声,小呆毛生气地弹了弹。
作为古灵阁妖精女皇、第三代黑魔王……她怎么可能会因为这几天在上课时,每次偷偷摸鱼下棋,无论是什么棋类,无一例外被赫敏各种花式吊打的事情而记仇。
“呵呵——”
赫敏盯着那撮心虚的小呆毛,高傲地扬了扬眉毛。
反正卢娜、汉娜、伊琳娜三个小家伙刚才也恼羞成怒过一次了,如今就算多了个“第一位受害者”艾琳娜·卡斯兰娜,对于赫敏·格兰杰而言也没什么区别。
“你——”
艾琳娜爬上床,看着一脸倔强神色的计算姬,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唉,赫敏你有时候其实可以稍微放点水,我的意思是,不用凡事都那么认真——汉娜她们本来就要粗心一些,你太强势了的话,之后可就找不到人一起下棋了……”
“为什么,你不是也经常这样的吗?”
赫敏飞快地反驳道,趁着艾琳娜不注意,忽然用力翻过身。
“既然你可以做到那么多事情,那么我慢慢学习、慢慢尝试也可以——”
“我们不一样……你不应该以我作为目标……唔……”
艾琳娜有些头疼地挠了挠脸颊,她就知道问题出在这里。
由于缺少了原著中的那一段长时间的孤立,以及生死关头下的友情沉淀,在这个世界线的赫敏并不知道如何收敛自己的棱角锋芒,而是拼命追赶着不可能企及的目标。
随着时间推移,终于开始出现了不和谐的音符。
或许艾琳娜在的时候,大家还可以如同往常一样开开心心的玩耍打闹。
但只要出现今天这样的局面,赫敏就会下意识地寻求主导权,尝试着代替艾琳娜成为人群之中的焦点,或者更准确的来说是让人信服的权威者——譬如说今天晚上。
相比起另外几名小女巫而言,赫敏·格兰杰的胜负欲还是太强了。
倘若说卢娜、汉娜,乃至于丹妮洛娃、伊琳娜,这些小女巫如今各自都有了自己未来的目标和方向,那么在艾琳娜看来,赫敏在心中给自己定下的目标或许太苛刻了些。
作为一名原生的小女巫,她永远不可能成为另外一个艾琳娜的。
这无关天赋、努力,艾琳娜很清楚这一点,但是她却找不到什么好的办法去解释。
艾琳娜躺在柔软的枕头上,看着赫敏明亮的眼睛,想了想说道。
“唔,赫敏,你听我说……”
啪。
就在这时,房间里传来了一声宛若肥皂泡戳破的响声。
“呼,总算赢了,卢娜你好厉害——”
萬道天河 憂郁天河
经过了一番鏖战之后,好不容易获得了最终胜利的丹妮洛娃伸了一个懒腰,视线落在不远处那张温暖的大床上,正上下纠缠在一起的两位学姐身上,微微一呆。
“呃——”
————
————
咕吖~~~